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财经 >> 卢伟冰回怼 我不是社恐,我只是对人类过敏

卢伟冰回怼 我不是社恐,我只是对人类过敏

时间:2019-09-29 14:21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匿名 阅读:997次

标签:a

“你说我凭什么发明‘完美教学模式’?这一套合理方式不是我发明的,是我结合了古今中外的成果案例。”如同所有的“创业”都喜欢借助新的概念一样,舒满胜的说辞也具有这种味道,“我现在还能算命,看孕妇肚子就知道男孩女孩——你知道为什么吗?这也不是我发明的,是一个大数据,根据医院、产妇年龄、受孕期进行数据整合来判断的。”

“你那些菜,就是到最后也卖不了多少钱。不如卷旗收兵,还少亏一台柴油机钱,还少费几个月的功夫。”

第二个姑娘与刘进见过一面,当时并没有感觉到异常。姜艳很高兴,以为这件事终于能够按照自己的“节奏”进行了,但没想到,刘平得知后却强烈反对,不但找机会给姑娘讲了自己儿子的真实情况,还直接打电话告知了姑娘的父母。

姜艳被我问得有些懵,我解释说,平台上暂时没有刘进患病的相关记录,如果确定他有精神疾病,我们会按照《精神病人处置措施》协助她送医,如果不能确定,就先按“一般程序”处置。

姜涛叹了口气:“还能为啥?相互置气、拿儿子当枪使呗!多少年了一直是这样,不然刘进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副样子……如今这样,全是拜他父母所赐啊。”

然后,姜艳话题一转,从刘进读幼儿园时讲起,开始细数前夫在育儿方面的过失、其他方面的各种“混账行为”,直到她讲到他们当年为儿子上高中应该选择寄宿还是走读而吵架时,我打断了她——时间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了,我劝她先别说没用的,今天主要处理刘进打她的事。

[2] 胡小武. (2010). 城市性: 都市 “剩人社会” 与新相亲时代的来临. 中国青年研究, 2010(9), 26-29.

于是,他们两口子把家里的地无偿分给亲戚种,带着儿子住在了养鸡场里。好在他们干得还算不错,有什么问题我也可以指导,因此老板给的工资也不错,我就松了一口气。

几个月的习武,没有让他如愿变得强大,反而在学校变得更加异类。“每天只能睡两三小时,后来神经衰弱,整天想睡觉”,上课时他困得不行,干脆在纸上画了只假眼睛贴在眼皮上。几天后,这一招被老师识破,他又用干草秆绷住眼皮,老师一根粉笔丢来,没把他打醒,就走过来拍醒他,要他去黑板那里去答题,“第一次,他说,你的字写的和头发一样是乱糟糟的,第二次呢,说你是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。老是拿我开涮”。

我这才松了一口气。可事后他兴奋又神秘地告诉我,那个竹签是他趁人不注意,卸货前故意塞一个在磅秤下面的,这样能多算一包玉米。我瞪他一眼——但也不能拉他去把多拿到的钱还了惹一身麻烦,只能训斥了他一顿,让他下次不能再犯。

然后,姜艳话题一转,从刘进读幼儿园时讲起,开始细数前夫在育儿方面的过失、其他方面的各种“混账行为”,直到她讲到他们当年为儿子上高中应该选择寄宿还是走读而吵架时,我打断了她——时间已经过去1个多小时了,我劝她先别说没用的,今天主要处理刘进打她的事。

姜艳沉默片刻,说儿子脾气一直十分古怪,以前也去医院精神科看过,只是一直没确诊。

1985年大一寒假,我回到家里,看到在镇里高中上高二的他从学校带回来了一堆的书:既有《哲学研究》、《研究生学报》之类的学术期刊,还有《百年孤独》、《变形记》这样的文学名着。

一晃到了2008年,有一次,大弟给我打来电话,听声音似乎他心情不错:“咱妈一辈子受苦,手里从来没有过钱,我打算给咱妈专门存一个存折,每月往里面存一定的钱,回去后给她,也让她高兴高兴。”

由于这次动了刀,稳妥起见,同事打电话通知了姜艳。姜艳嘴上答应要来,但却一直没见人,最后还是姜涛来的派出所。

我责备他:“这样投机取巧,万一被发现了,全部按最少的算,你不亏大了?你还是老老实实赚个差价稳当,不要想歪点子。”

我在警综平台上查了当事人的档案,姜艳的儿子名叫刘进,时年30岁,并非辖区在册精神病患者。我问姜艳具体是怎么回事。她说刘进老大不小了,“既不上班也不找对象,整天在家打游戏,今天我就说了他几句,没想到他竟然抡起凳子就打我!”

兔子急了也会咬人。一次有一个人过来,谎称要舒满胜去一处很远的地方修车,舒满胜告诉对方,“要是没修成,需要付100块误工费”。可等他开车带那人到了指定地点后,那个人打了电话,说车已经给其他人修了,说罢就要下车,没有给钱的意思。舒满胜抄起扳手,照坐在副驾驶男人的脑袋比划着,威胁道:“你给也得给,不给也得给!”

刘进几次来找姜涛求救,说自己快被父亲打死了。姜涛无奈,去妹妹家想调和一下父子关系的,但去了之后,才发现妹妹和妹夫之间的关系才是最需要“调和”的:“挖苦、讽刺、指桑骂槐甚至人身攻击,他们家全有。都是一家人,有些话,我都想象不出他们怎么能说得出口。”

他现在为当时的决定感到后悔。三哥去世是在2008年,当时家里还没装电话,舒满胜的学徒知道消息后,连忙骑自行车去找他,“我赶回来,已经晚了。那时我住在丈母娘家,要是我在家这边,他死不了,我会把他救活”。

将近19岁的大弟拗不过母亲,便回家帮着干农活。过了一年多,母亲又托人给他说媳妇,东挪西借给他盖房子娶了亲。

原来王芳在给曾春花输液时,听到曾春花的母亲边哭边数落着女婿:“你家三代单传,就要俺闺女一个接一个地生,俺闺女遭多大罪!”

读了3次初二后,捱到初三毕业,舒满胜决定不再继续读书了。现在,他也很想为老师们“开脱”:“目前教育是有问题的,他们也是从有问题的教育里出来的,那怎么能对学生有好的教育呢?”

一晃到了2008年,有一次,大弟给我打来电话,听声音似乎他心情不错:“咱妈一辈子受苦,手里从来没有过钱,我打算给咱妈专门存一个存折,每月往里面存一定的钱,回去后给她,也让她高兴高兴。”

这时,他发怒道:“你当初就不该上这个大学,就应该让我去上!”

我拿着盒饭去走廊的时候,曾春花婆婆正坐在垫子上拿着一个干馒头啃着。我把盒饭放到她那个搪瓷缸子旁边:“大娘,你还没有吃饭吧,别嫌弃,我们科多订的一份饭菜。”

姜涛叹了口气:“还能为啥?相互置气、拿儿子当枪使呗!多少年了一直是这样,不然刘进也不可能变成现在这副样子……如今这样,全是拜他父母所赐啊。”

其它合作、建议、故事线索,欢迎于微信后台(或邮件)联系我们。

例如,如果相亲对象在相亲时明确表明婚后必须跟父母住,你介不介意?或者对方父母是普通农民,没有稳定工作也没有养老金,外加还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弟弟或妹妹,你会不会犹豫是否还要再见面?

他们倒没惆怅,大弟说他也不愿干这又累又脏的活儿,还说已经考察了市场,看人家卖青菜投入少、赚钱多。很快,他们两口子就在城郊租了一处房子,一家四口住在一起,买了三轮车,置备了各种家伙,做起菜贩子来。

此后,刘进就一直住在姜涛的老房子里。独自居住后,刘进的性格变得更加孤僻怪异,除了把自己关在家里打游戏外,再也没做过别的事情。姜艳找人给刘进安排工作,刘进不去,刘平让儿子来自己公司上班,刘进去了几天,也不愿再出门了。

他们两口子指望着那片豆角能卖上个好价钱,可是,上市前,豆角生了许多腻虫。大弟买了农药打了两次,怎么也控制不住。眼见辛苦劳作成果就要白费,他仰天叹道:怎么干什么事就这么难呢?

[4] 中国统计年鉴2018. (2019). retrieved 20 september 2019, from http://www.stats.gov.cn/tjsj/ndsj/2018/indexch.htm

四川108麻将如何算牌 中国网首页
标签:a
作者:不详